为了美容和健康,要在饭后来一杯红茶。

[EA] MEGALOVANIA 09

双特工设定
文笔渣预警,ooc预警
你们要的糖(敲桌子)
不知所云
日常狗2客串

大停电。
审讯室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阿巴斯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吓了一跳。他气急败坏地大喊:“开枪!都他妈的开枪!”
还不容易落网的鹰,怎么能让他就这么逃了!
手下在一片漆黑中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地切切私语。开枪,怕伤到主人;不开枪,怕放走猎物。他们只能定在原地,胡乱地把枪口四处乱指。
“噗噗”几声,黑暗中闪出几道寒光。阿巴斯挥舞着手臂,想要抓住一个手下,四处一摸却发现只抓到一把空气。
他第一次感到了莫大的恐惧。
顷刻间,四周连一声呼吸都没有。方才还充满焦急的私语声的房间瞬间鸦雀无声。
“人呢?快开枪!放过了他你们都得完蛋!”
没人应答,空气中回荡着他自己的咆哮。
“喂!喂!人呢?人——”
一个硬物抵在他的腰间。
阿巴斯开始颤抖。先是双手,然后是双腿,最后,他全身的每一根毛发都在颤抖。
他从没感受到死亡离他这么近过。
阿巴斯的眼睛慢慢瞟到身后。
什么都没有,一片黑暗。
突然,他如同濒死的野兽般狂啸一声,猛地扑向他的身后。没有人,什么也没有!他又一次绝望地四处乱抓,想要抓住那只狡猾的老鹰。他里成功已经那么近,那么近了——
“阿泰尔,我的老伙伴。”阿巴斯哭喊着,“噢,安拉在上,我恳求你宽恕我的灵魂。噢,阿提,我亲爱的阿提,我早已经原谅你了,请你现身吧!阿泰尔!”
回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阿巴斯仍不甘心。“阿提,”他哀求道,“我错了,我向你真诚地道歉,我错了。我只是想和你来一个玩笑。我们是老朋友,何必自相残杀呢?”
沉默。
阿巴斯等不到回应,突然尖笑道:“怎么可能!阿泰尔,我每天都梦见你下地狱!我要把你拖进地狱!把你的灵魂撕碎!你这个——”

一声枪响。
屋子重归平静。
待到灯光重新亮起时,屋子里只有一个站着的人。那人扶着腰,一瘸一拐地走到仍在抽搐的男人面前,慢慢蹲下来。
他凝视着男人扭曲的面庞,凝视着他外凸的眼球,凝视着他嘴里流出的淙淙鲜血。
他凝视着儿时的挚友。
男人缓缓转过头来,瞪着阿泰尔。
“阿泰尔……”他开始剧烈咳嗽,更多的鲜血从他的嘴里涌出,“我父亲——”
“你父亲一直是个勇士。”阿泰尔悲伤地看着他,“而你一直是个懦夫,一个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懦夫。”
阿巴斯看着阿泰尔,扯出一个微笑。他两眼一翻。
寂静。
空气中传来阿泰尔幽幽的叹息。

快离开,快离开。
阿泰尔咬咬牙,又掂了掂身后的年轻人。幸好,卡达尔还有气,有转醒的迹象。年轻人体质果然好。
但是他自己的情况并不是很好。
小腿刚才又中了一弹,应该是打到骨头了,疼的他直冒冷汗。他以尽量快的速度在基地穿行。应该快到出口了——
“他们在那!快追!”后方听到几声怒吼和繁乱的脚步声。
该死,人怎么这么多。阿泰尔扑进一个拐角,等敌人接近了,用手枪一枪一个解决掉。飞刀早就用完了,他来不及回收,眼下子弹也快要耗尽。他们是真的弹尽枪绝了。
他靠在墙壁上,突然想笑。
他一生都在赌。从第一次出任务,到第一次受伤,到现在被逼上绝路,他都在赌,用自己的性命赌,赌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他前几次都赢了。这一次他可能要输了。
抱歉,艾吉奥,阿泰尔闭上眼睛想,听着远方传来的脚步声,我今天可能不回家睡觉了。
他对艾吉奥其实心怀愧疚。要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他们可能很早就可以在一起,不用受这么大的罪。他怀疑自己的任务和艾吉奥总是冲突也是出自阿巴斯的手笔。不过有什么关系呢?阿巴斯已经死了,他自己也快死了。
他检查了一下手枪,还有两颗子弹。
再赌一把吧。
他冲了出去。
他迎着气势汹汹的敌人,提着只有两颗子弹的手枪,竟然毫不畏惧。
两枪打中了,不错,阿泰尔内心调侃着。
但是敌人的手枪是喂血的。
第一枪,擦过他方才受伤的侧腰;第二枪,穿过他的手心;第三枪,打中他的小臂。
他慢慢跪下,他迎面倒地。
他听见马利克从身后带领着一队弟兄赶来支援,他听见敌人的惊叫,子弹没入身体的轻响和躯体倒地的闷声。
他在陷入黑暗前,还在纳闷敌人的枪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臭。

巴掌清脆。
“阿泰尔!你他妈给我醒来!!!”
好吵。阿泰尔难受地皱皱眉,马利克的河东狮吼震的他的耳膜嗡嗡作响。他艰难地睁开眼。
知觉在苏醒。脸颊一片火辣辣的痛。这真他妈“马利克”,他嘲讽地想,牵牵嘴角,没想到动了伤口,疼的呲牙咧嘴,瞬间清醒了大半。
“他醒了!”
阿泰尔眨眨眼睛,模糊的视线清醒了许多。外面下着暴雨,他们此时此刻正在车内。阿泰尔身上盖着衣服。一群人围着他。许多道视线盯着他的感觉不是特别好受。他们这是出来了吗?
“安拉在上!”马利克欣喜地大喊,“你做到了,阿提!”
什么时候马利克变得这么吵?阿泰尔扭开头,发现那个年轻人披着毛毯坐在那里看着他。卡达尔伤痕累累虚弱不堪,但是他还是对阿泰尔露出一个感激不尽的笑容。
“谢谢您,大导师。”他真诚地说,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天,他们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阿泰尔冲他笑笑。他喜欢这个年轻人。
马利克搂了搂自己的弟弟,也冲阿泰尔露出一个感激不尽的笑容。
“别,你别那样笑,”阿泰尔张口,声音沙哑,“你笑起来很可怕。”众人都笑了。
“其实你得感谢马库斯。”马利克把一个戴鸭舌帽的小伙子拉出来,“他制造了那个大停电,给你们制造了机会。”
小伙子羞涩的摸摸头,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阿泰尔回以一个感激的笑容。
“好的,”马利克拍拍手,“把伤员——”
“不,”阿泰尔制止了他,“送我回家。”
全车寂静。
“送我回家,马利克。”阿泰尔重复了一遍,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多大。
“我不——”“没事的,送我回去吧。”阿泰尔说完倒回座位,闭上眼。

他们把阿泰尔送到楼下。
“愿你心宁神安,阿泰尔。”马利克最后轻轻地对他说。
“愿你心宁神安。”众人齐声喃喃道。
阿泰尔微微一笑——他好像越来越爱笑了。他走进暴雨里,刚开始走的一瘸一拐,没走几步就直起身,仿佛什么事也没有。
“他腿上有伤,不是吗?”马库斯轻轻地问。
没人回答。

阿泰尔不喜欢水,但他今天愿意在雨里多淋一会儿。他需要整理一下心情面对艾吉奥。
他深吸一口气,拿钥匙开门。
门没锁。
他一挑眉,推开门,就看到家里漆黑一片,没开灯。艾吉奥坐在玄关的地板上,双手抱膝靠着墙,脸埋在双膝之间。阿泰尔带上门。
“艾吉奥……”他轻轻呼唤。
艾吉奥突然起身,一把扯过阿泰尔,把他抵在墙上。
一个粗暴的吻。
艾吉奥胡乱地吻着,毫无温柔可言。这个问粗犷霸道,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阿泰尔被他这么一拉,腰上的伤口又裂开了。他的一声痛呼被堵在这个吻里。
“阿泰尔,阿泰尔,阿泰尔……”艾吉奥不停呼唤着他的名字,生怕他会消失。阿泰尔发现他泪流满面。
“对不起……”
阿泰尔释然地笑了。他揉揉艾吉奥的头发,轻轻笑出了声。
他一直在等这句话。
然后他就软在了艾吉奥怀里。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一只吃猫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