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美容和健康,要在饭后来一杯红茶。

[EA] MEGALOVANIA 06

双特工设定
文笔渣预警,ooc预警
这章,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很水的一章
最近在单循《心做し》所以哇咔咔咔
你们要相信结局是he
有客串人物出现
坑的概率63%

艾吉奥梦见自己在唱歌。
他手持吉他,指尖轻轻拨动琴弦。他站在他们小别墅的楼下,深情地唱着意大利民谣。
“Ti amo 我爱你~♪
Un soldo, ti amo 一枚硬币,我爱你~♪
In aria, ti amo 在空中,我爱你~♪
Se viene testa vuol dire che basta: lasciamoci. 若头像朝上代表够了,让我们分手吧~♪
Ti amo我爱你~♪
Io solo, ti amo 我只爱你~♪
In fondo un uomo 在一个男人的内心~♪
Che non ha freddo nel cuore, nel letto comando io. 我并不冷酷,在床上由我来主导……”
他看见阿泰尔走出阳台。他一袭白袍,衣角在风中翻舞。阿泰尔笑了,笑的那么好看,金色的眼睛里仿佛盛满了阳光。
艾吉奥春心荡漾,欣赏着阳台上的美人,如痴如醉。
“噢,我亲爱的阿泰尔,请问你能不能——”
一盆冷水从天而降。
“啊啊啊啊啊!!!”
艾吉奥猛地从床上直起身,冷汗直冒。他糊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发现吵醒他的罪魁祸首是放在床头的手机。
“喂!”
“‘夜莺’先生,”电话那头的声音焦急万分,“老大……老大死了!”
“什么?!”艾吉奥难以置信地大吼一声,头脑里仿佛炸了一个手榴弹。他直接从床上跳起来,眼前一阵发黑。他猛然想起阿泰尔应该还在睡觉,赶紧压低了嗓音。
“什么时候的事?”
“今……今天凌晨……而……而且是……是是……”小弟哆嗦着声音。
“快说!”
“是多米尼克,”艾吉奥听见小弟响亮地咽了口口水,“他把老大的车开下悬崖,两人都……都死了。”
艾吉奥心一沉。多米尼克是老大的心腹,甚至有人传言两个人有一腿。多米尼克从一开始就对老大忠心耿耿,这件事一定有蹊跷。
搞不好是……
艾吉奥快把手里的手机捏碎了。他“咯咯”地咬着牙齿。“有证据吗?”
“……有,有的,”他能想象小弟在另外一头如同小鸡啄米般点着头,“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一部手机,里面全是他与瓦尔加斯家族的通话记录。”
“瓦尔加斯……”艾吉奥的眉头皱的仿佛可以拧出水,“啧……怎么会惹上这个老祖宗……”
“夜……夜莺先生……怎……怎么办?兄弟们都……都乱了套,只……只有您——”
“原地待命,”艾吉奥冷冷地说,一边套上衬衫,“叫弟兄们在基地集合。让莱昂纳多暂时负责一下,准备一下明天的追悼会。”
“好……好的……那?”
“我去找一个人。”艾吉奥穿好衣服,“碰”地一声摔上房门。
他注意到他下楼的时候,阿泰尔的房门还是紧闭的,很安静。
他的脑子还是混沌一片,不过依然有一块清醒的区域告诉他他应该为吵醒阿泰尔道歉,并补偿一块布朗尼蛋糕。

麻烦是个朋友。
麻烦是所有人的朋友。
阿泰尔皱着眉头看着跪在地上抖成筛糠的人。
“就是你把情报给的他,不是吗?”他依旧戴着兜帽,阴影下的脸看不清表情,语调也依旧平静。
这往往是他不平静的表现。
地上的人哆嗦着嘴,一个字也说不上来。
阿泰尔叹了口气。
“他说他会给你钱,他说他会保护你的家人,他说这是你翻身上位的好机会,不是吗?”
那个人抖得更厉害了,简直像是抽风。阿泰尔知道自己猜对了。他握紧拳头,爆出一根根青筋。
“可你知不知道,你的家人……”阿泰尔抿抿嘴,“已经死在昨天的那班飞机上了?”
地上的那个人停止了抖动。他静止了,时间在他身上凝固。他如同一尊雕像,就那样呆着,品味阿泰尔刚刚那句话所包含的信息。
阿泰尔转身,把男人关在屋里。
许久,才从屋里穿出野兽般的呜号。
他刚走过长廊,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怎么样?”
他不用回头都能猜出那个人一定忧容满面。
他没应话。他摇摇头。
一声叹息在走廊里回荡。
“你要怎么做,阿泰尔?”
这是他第几次问这个问题了?阿泰尔不禁想。
“静观其变。”他开口,发觉自己的声音干涩得可怕,“阿巴斯来找我了,马利克,我们的行动都会被他察觉,即使除掉内鬼,他也有办法摸清我们的一举一动,就像草丛里的响尾蛇那样恶毒可恶。”他低下头,放轻声音,“这是我的错,抱歉,马利克,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却卷进来这么多不必死的人。我……我不希望……”
一只手扶上阿泰尔的肩膀。
“我理解,阿提,我懂。”马利克善解人意地拍拍阿泰尔的肩,“我也有个弟弟。”
阿泰尔无声地笑了,随后转过身,坚毅地看着马利克。金瞳在灯光下格外耀眼,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我不希望再有人受到阿巴斯的伤害了,”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我要和他做个了断。”

当艾吉奥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回家路上时,脑子里还是一坨浆糊。
他去找过阿巴斯了,他甚至直接把他抓起来扔到墙角,差点被那些保镖打成蜂窝。
“咯咯咯……艾吉奥,亲爱的艾吉奥……”艾吉奥听见阿巴斯如此称呼他,恶心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安拉在上,我没有动你的老大,”阿巴斯认真地看着艾吉奥,“真的,不信你问我的手下,我昨天晚上从你家出来以后一直待在家里。”
蠢蛋才会信他的鬼话。艾吉奥懒得理他,直接戳破他的计划:
“多米尼克的手机是你给他的吧,那天你和我们老大见面了以后你特地秘密地给老大一部手机,说是秘密联系,实际上就是埋下一颗地雷——说实话这件事我一开始也没注意到,是那个收拾东西的孩子不经意间看到的,他身体脑袋没分家真是个奇迹。你来昨天来找我,就是试探我的态度。如果我和你合作,你就可以借我的手把我们老大干掉——反正帮里没人打得过我。但我不合作,手机就派上用场了。老大的电话一直是多米尼克在打和接听,你深知这一点,所以你不担心出差错。”他缓了口气,“至于瓦尔多斯——你深知我们不会去惹这个意大利最古老的黑手党家族,而且现任的教父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昨天的事故你肯定没有出马。你和我们本来老大约好晚上见面,但到了时间你又假借有事派了一个手下去。在会面结束后你的手下应该悄悄约多米尼克见了一面,趁机把他催眠——多米尼克是个傻大个,你也知道的。”
阿巴斯砸咂舌,做了一个继续说的手势。
“催眠——啊,真是一个绝妙的方法,不用药物,不用动武,只要看着他的眼睛说‘Imperio⑴!’就解决了,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艾吉奥脸上没有任何夸赞的意味。
“啪啪啪”阿巴斯开心地鼓起掌。他兴奋得直搓手。
“噢,艾吉奥——天哪,我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他伸手想抓住艾吉奥的胳膊,被艾吉奥用力甩开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低吼着。旁边的保镖瞬间“刷刷刷”地重新把枪对准艾吉奥。
阿巴斯挥挥手,枪口又整齐划一地放下了。
“你知道吗,”他意味深长地看着艾吉奥愤怒的脸庞,“昨天也有一个人一直问我这个问题……你和他还真是默契。”
“管他默契不默契的,为什么一定要我当上首领?为什么一定要我领导围剿大导师的活动?”
“噢,年轻人,”阿巴斯又呵呵呵地笑了,“你到时就明白了。”

“明白个屁啊老母鸡!!!”艾吉奥浑然不知自己吼的有多大声。
“明白什么?”
“没什么,就是……唉唉唉阿泰尔!”
他的舍友正面无表情地歪着头看他。
“不是,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
“买鹰嘴豆,柜子里的鹰嘴豆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不见了。”他一手拿钥匙开门,一边斜瞪着艾吉奥。
艾吉奥瞬间被这冷冽的眼神冻成冰块。
“哎嘿嘿,我这不是去给你带了点东西补偿补偿吗?”艾吉奥陪着笑,屁颠屁颠地接过阿泰尔手上的袋子。
“你买了啥?”
艾吉奥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
“玛格丽特小饼干!”语气还颇有些得意。
“玛……啥?”
“玛格丽特小饼干——我本来想买布朗尼蛋糕的,后来那种蛋糕没了,就买了这个。”他竖起一根手指,“这种饼干还有一个故事呢!”
阿泰尔表示洗耳恭听。
“玛格丽特小饼干的全名是“住在意大利史特蕾莎的玛格丽特小姐”,据说是意大利的一个糕点师为了表达自己对那位小姐的爱,心中边念爱人的名字,一边在饼干上按下自己的指印。”他把装饼干的袋子打开,“尝尝吧!”
阿泰尔犹豫了一下,手伸进袋子拿了一块。金黄色的小饼干散发着黄油和和牛奶的香气,饼干边缘有好看的裂口,看起来就像一朵金色的雏菊。阿泰尔轻轻咬了一口,酥软甜美的饼干融化了今天压抑的心情。
他或许都不知道自己吃饼干时脸上那种幸福的表情有多可爱。他像个第一次吃饼干的小孩子一样睁大眼睛,脸蛋红扑扑的,周围仿佛开满了花花。
(可爱,想bi——)
艾吉奥看的鼻血都要出来了。
于是他第n次不经脑袋地蹦出一句:
“阿泰尔,你要不考虑一下我呗。”
全场寂静。
艾吉奥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涨红了脸。
“不是,我……我……那个……”
阿泰尔出乎意料地没有生气。他很平静地放下手中的饼干,看向艾吉奥。
“抱歉,艾吉奥。”艾吉奥看见他眼睛里浓浓的悲伤,“抱歉。”
艾吉奥僵在原地,直到阿泰尔的脚步声消逝在楼道里,他也一动不动。
客厅重归寂静。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tbc

⑴哈利波特里夺魂咒咒语





评论 ( 10 )
热度 ( 22 )

© 一只吃猫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