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美容和健康,要在饭后来一杯红茶。

[灏飞]abo 善恶论

 @九野 深夜短小更一发

私设如山,慎入

生子有,不喜勿入

今天依旧短小

发一波一队第三性别吧,韩队a,罗飞o,曾日华b,梁音b,熊原a,尹剑b(是的即使他看起来很受,他还是b),之前写穆阿姨是b,现在改成a

第一案    03

他看着后座熟睡的人,面无表情。

他想起自己的母亲,半辈子与呼吸机为伴。他想起母亲瘦骨如柴的身子缩在层层毛毯里,屋里的所有窗户已经尽力用报纸堵上了。他想起凛冽的寒风一次次地灌进屋子,母亲一次次艰难地呼吸,瘦小的胸膛剧烈起伏。他想起每天最害怕的便是夜晚,因为大家都睡了,母亲要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很可能就……

他的内心一阵绞痛,不由得伸出左手,平复自己的呼吸。

汽车隆隆地向前行驶,喝着后座男人如雷的鼾声。

每次想起母亲,另一个名字总是伴随着出现。

他猛地摇摇头,深吸一口冰冷的空气,尽力把那个名字甩出脑海。

集中注意力。

保持清醒。

他把车停在路边的一块空地上,待车熄火了,从副驾驶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

这是一个便携式吸氧器。母亲出门的机会屈指可数,每次出门都会带上这个。

他应该做出什么表情呢?嘲讽?冷漠?面无表情?

哇呜,到这个时候,我竟然还在想这些东西。

他拿着吸氧器,打开后座的门。

 

 

 

 

韩灏放下手机,环顾一圈现场,皱起眉头。

这个现场处处透露着诡异。

穆剑云从里屋走出来,习惯性的一甩头发。说实在,对于这个美丽高傲的女alpha,韩灏一点感觉也没有。有时她太过强势的性格让他觉得很不舒服,特别是她针对罗飞的时候。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位心理学讲师的能力实着令人赞叹。

“有发现什么吗?”

“这间屋子应该很久没人来过,除了浴室,其他地方包括厨房卧室阳台的地板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看不出具体的时长,估计一年以上。但是……”穆剑云顿了顿,“客厅及浴室有非常仔细地打扫过,洗手台上还有水痕。但是……”

“哎呀穆阿姨你就别老但是但是的了。”梁音清脆明亮的声音从浴室飘过来,韩灏很明显地看到穆剑云的眉毛跳了一下。“这整栋楼是没有水的,要打水的话要到一楼水龙头接水。可如你所见,洗手台有水痕,浴缸里也满满的都是水。凶手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从一楼把水一桶一桶地拎到三楼?”她指了指角落里一个小水桶,“喏,就是那个水桶。”突然,她又兴奋地拍拍手:“哎你们快过来看这个尸体很有意思耶!”说完转身闪进了浴室。

韩灏憋着笑看着穆剑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实在,队里有梁音和曾日华这两个小年轻在,气氛实着活跃了不少。比起满是糙汉的二队,一队的活力不只多了那么一点点。

尸体靠在浴缸边缘,头歪向右边,枕着他的右臂。右臂直直地伸着,手指已全然僵硬,但从形状上不难看出好像死者曾经捏着什么东西。死者面容安详,在左胸口上有一处伤疤,苍白的皮肤上一条血迹清晰可见。

“那道伤疤是致命伤吗?”韩灏端详着那道伤疤问道。

“不是。”梁音摇摇头,“你猜怎么着?死因更像是一氧化碳中毒。”

“一氧化碳中毒?”穆剑云惊叫道。

“是的。你看他的嘴唇,是不是樱桃红色?这就是一氧化碳中毒的典型特征。”

韩灏看了眼浴缸里的水,暗红色的水平静无纹。

“队长,这水我已经取样了,我觉得这水有问题。”

“干得不错。”韩灏摘下手套,拍拍亮银的肩膀,“把尸体运回去吧。”

“等等,”韩灏回头,看见穆剑云蹲在地上,眉头紧皱地研究着什么。“队长你看,这里是不是有几道痕迹?”

韩灏闻言也蹲了下来。果然,在浴室门口的地板上有四道很浅的划痕,似乎是拖着什么东西留下的。

韩灏突然趴在地上,缓慢地寻着痕迹的来源。他的脸几乎都要碰到地上,为了不在地上留下新的痕迹,他得蹲着走。穆剑云和梁音就这样看着她们的队长像一条寻着踪迹的警犬慢慢走出浴室,走出客厅,直至走出大门才直起身体,一抬头就望见走廊尽头有个杂物堆。

他大步走向那堆杂物,摘去最上方的几个纸箱子。他满意地看见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答”韩灏把一张破旧的椅子往浴室门口一摆。

“椅子?”穆剑云惊讶地问,“看来凶手就坐在这椅子上,但是……”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瞟了梁音一眼,“他为什么要坐在椅子上,是要等待什么吗?还是……”她突然打住,不禁打了个寒战。

“恐怕是的,”韩灏眯起眼睛,“凶手就坐在这里……欣赏尸体。”

所有人突然都沉默了。

这样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个奇怪的凶手那么简单。他严谨,细致,心理素质极强,甚至能坐下来欣赏死者死去的模样。他没有在现场留下一根头发和一枚指纹。这里太过偏僻,没有摄像头拍下他的身影。

他或许会比想象的要难对付。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邓丽君甜蜜复古的嗓音突然飘荡在案发现场。

韩灏有点尴尬地掏出手机。他看见穆剑云和梁音都在艰难地憋着笑,实际上这个铃声是罗飞设的,罗飞专用铃声。韩灏自己不大会用手机,这个铃声一直不知道要怎么换掉。要不是罗飞有孕在身,他早想回去“伺候”一下他家二大爷。

他捂了把脸,接起电话。

“喂?”

“韩灏。”罗飞的声音非常古怪,甚至透出一丝紧张。

罗飞很少紧张。

出事了。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程东死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3 )
  1. 九野一只吃猫的鱼 转载了此文字
    那个手机铃声?????xswl

© 一只吃猫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