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美容和健康,要在饭后来一杯红茶。

[EA] MEGALOVANIA 番外:落雨 (又名:分手快乐:-D)

还是那个双特工退休日常

持续掉粉ing

很ooc,很狗血,文笔很ca,慎入

没了

以及我觉得我就那几个梗玩来玩去但就是玩不腻(:з」∠)_

以及南方人真的不知道冬天能写点什么(刚入秋成功)



当大清早莱昂纳多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并收获一只大型生物艾吉奥时,他吓得连脸上的面膜都掉了。

“艾吉奥?!!!”莱昂纳多手忙脚乱地把瘫在门厅里的挚(损)友拖进客厅,只见艾吉奥左眼青了一圈,挂了半边熊猫眼。

“里奥……”艾吉奥缓缓睁开右眼,眼底尽是无奈,“能不能……收留我一段时间?”

莱昂纳多刚重新敷上去的面膜又掉了。

“……啊?”


————————

“所以……你和阿泰尔分手了?”莱昂纳多半是幸灾乐祸半是同情地看着艾吉奥。

艾吉奥蜷在沙发上,手里摩挲着水杯。杯子里有他最喜欢的热可可,但他没喝几口,温度正一点点散去。他把头埋进两膝间。

莱昂纳多听见一声重重的叹息。

“怎么就分了呢?你不是‘弗洛伦萨小夜莺’吗?”莱昂纳多拍拍艾吉奥的肩膀。

“我昨天晚上又唱歌了。”

“阿泰尔昨天晚上就会把你杀了的,下一个。”

“我前天在他的咖啡里放了盐巴。”

“他前天就会把那杯咖啡给你灌下去的,下一个。”

“我上个月把他的仙人掌浇死了。”

“那你活不到现在的。艾吉奥,到底出了什么事?”莱昂纳多面无表情地问。

“我……”艾吉奥盯着地板,目光简直能烧穿一个洞。他扁了扁嘴巴——这是他紧张的表现,莱昂纳多再熟悉不过这个表情了,他每次恶作剧被师傅抓都是这个模样。

半晌,他缓缓开口。

“我上周接了一个任务。”艾吉奥咬紧下唇,“家族里的任务。”

“不是,”莱昂纳多揉揉眉心,“先不谈你是怎么绕过我接的任务,你不是退休了吗?怎么还想着来泥潭里搅和?”

艾吉奥不敢看他。他突然觉得来找莱昂纳多是错的。

“呃……因为……嗯……”艾吉奥支支吾吾。

莱昂纳多忽视艾吉奥脸上的窘迫,食指点着额头。“我想想……乌贝拉的余党?”

艾吉奥缓缓地点点头。

“暗杀任务?阿泰尔知道了?”

艾吉奥头埋得更低了。

“我的上帝啊……”莱昂纳多四肢一伸,直挺挺地倒在沙发上。许久,他爬起来,捧起艾吉奥的脸,直视他的眼睛。

“艾吉奥,我不生气你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接了这么个危险的任务。但是,你这个白痴,你有想过阿泰尔的感受吗?阿泰尔上半辈子打打杀杀,现在只想过个平平淡淡的生活,现在呢?你没有通知任何人,擅自接了个那么危险的任务,就是为了你的复仇?你有想过阿泰尔多担心你么?他有多害怕你又回到以前那个随时可能会掉脑袋的日子你知道吗?他有多爱你你知道吗!!!”

艾吉奥被莱昂纳多说的一愣一愣的,嘴巴微张,“我……”

“真是个白痴!现在承认错误还来得及!现在,马上,回去向他认错!剩下的事情我帮你摆平!”莱昂纳多疯狂地捏着艾吉奥的脸,突然松了力气,转成使劲拍着艾吉奥的肩膀。“你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归宿,得好好珍惜啊!”

“但他已经把我赶出家门了,还揍了我一拳。而且,”艾吉奥两眼放空看向天花板,“我没带钥匙。”

莱昂纳多:“……”

算了就凭你这个智商能追到阿泰尔已经是奇迹了小火汁你自求多福吧。

莱昂纳多无语地捞起手机,准备给马利克打个电话。艾吉奥和阿泰尔在一起之后,两人的挚友也有保持联系。

结果电话还没输完铃声就响了。

——————

“在你那?噢好的。对……在我这。两个混蛋……嗯……好……再见。”

“怎么样?”阿泰尔冷冷地问。

马利克瞪了他一眼。“在里奥那里。我说你们两个简直就是无可救药。”

阿泰尔冷哼一声。“你还叫莱昂纳多‘里奥’。”

“要你管?”

“轰隆——”一声雷声打断了两人的拌嘴。

下雨了。

————————

天色黑得极快,豆大的雨点砸在窗户上,“啪嗒”作响。屋里开着暖气,阿泰尔也就穿了件衬衫。他坐在床边,望着窗外的雨景发愣。

“回不去了啊……”

他撇撇嘴,往窗户上哈气玩。

他刚制造了一片水雾,刚抬起手指又不知道写什么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水雾消失殆尽,自己愣神的面容在玻璃上浮现。

他又哈了一次气,决定想到什么写什么。

结果当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写了什么时,白雾又一次散去。

“Ezio……”

总是忍不住,想他。

————————

“今天晚上6点24分,由于特大暴雨,在XX街发生特大交通事故,有7人死亡14人受伤,部分死者身份已经确认,其中有一名意大利人,名字缩写为E.A,如有……”

马利克一边切菜一边听着新闻,突然听见“嘭”的一声巨大的摔门声。

“阿泰尔你发什么疯?”他不耐烦地从厨房探出脑袋,发现客厅空无一人,只有电视的光忽明忽暗。

“重复一遍,如有认识E.A的亲朋好友请及时联系警方。”一具尸体从撞烂的车里抬了出来。

画面随即切到一张驾照的照片上。

马利克浑身的血液被冻住了。

他盯着电视上艾吉奥·奥迪托雷的笑容。

————————

“你怎么会忘带钥匙?”

“我的钱包昨天被偷了。”艾吉奥挠着头,“驾照啊钥匙啊身份证啊什么的都在里面,什么时候去补办一下。”

莱昂纳多正想嘲讽一下愚蠢的艾吉奥,电话铃声又一次响起。

“喂?什……在我这啊,活的好好的,怎么……啊?!”莱昂纳多一脸震惊地看向艾吉奥,“哦……好……嗯……谢谢。”

“怎么了?”艾吉奥一脸焦急地看向莱昂纳多。

“好消息是你不用找你的钱包了。”莱昂纳多挥挥手机,“那个偷你钱包的人被撞了,坏消息是,”他深吸一口气,“阿泰尔看到电视新闻以为你被撞了现在冒着大雨正在往现场赶快跑啊你愣着干啥没有把握住机会你就来不及了!!!”他一把拽起艾吉奥,往他的怀里塞了一把雨伞,直接把他推到门外。“地点就在你家附近!快点去吧!”

艾吉奥花了一秒钟理清思路,撒腿就跑。

阿泰尔……他很怕水吧。

艾吉奥咬咬牙,在心里狠狠地甩了自己几个巴掌,脑海里回响着莱昂纳多的话:

“他有多爱你你知道吗?”

————————

我有多爱他他知道吗?

阿泰尔奔跑在雨中,一路上撞倒了好几个人,引起路人阵阵惊呼。他没有理会,只是不断地向前,向前。

雨水淋湿了他的思想,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艾吉奥:第一次见到的艾吉奥,吃土豆泥的艾吉奥,抱着自己睡觉的艾吉奥,亲吻着自己的艾吉奥……

他想起艾吉奥早晨被他揍了一拳时脸上受伤的表情,他本想叫住艾吉奥不要走,但还是狠下心来让他走。

他怀着愤怒与一丝愧疚躲进马利克家,到头等来这么一个结果。

这是他的报应吗?他永远就得不到幸福吗?

现场就在眼前,警车与救护车红色和蓝色的光在倾盆大雨中迷迷糊糊,看的不真切。阿泰尔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继续向前跑。

他推开碍事的人群,挤过救护人员和警察。

“我是E.A的家属!”他大声向警察吼着,“我能看一眼他吗?”

警察看了他一眼,“你是他的什么人?”

阿泰尔深吸一口气。“我是他的爱人。”

警察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请登记一下你的名字。”

阿泰尔摆摆手,“先让我看看他,长官。”

警察把阿泰尔领到一排尸体前。阿泰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警察打开裹尸袋。

黑色短发。

不是他。

阿泰尔突然有一种虚脱感。不是他。艾吉奥没有死。不是艾吉奥。不是……

对水的恐惧感重新回到他身上,他眼前一片眩晕。

他向后栽去,倒进一个温暖结实的胸膛。

“不好意思长官,他认错人了。我可以带他离开了吗?”

纯正的意大利腔。

他的头顶没有雨滴落下,一顶黑色的大伞在头顶撑开。他把头埋进这个胸膛,感受这个人身上烟草和巧克力混杂的味道。

一只手臂紧紧地揽住阿泰尔的肩膀。

“我们回家,嗯?”艾吉奥把大衣披在阿泰尔的肩上,“分手是你做过最坏的决定了。”

阿泰尔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往艾吉奥怀里钻了钻。

“对不起,亲爱的,是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和好?”艾吉奥小心翼翼地说。

“和好。”阿泰尔把脸埋在艾吉奥的大衣里,闷闷地笑出声。

落得好大的雨。


END


莱昂纳多神助攻啊啊啊啊啊(逃)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一只吃猫的鱼 | Powered by LOFTER